栏目导航

刀与星辰:期待武侠与佛道文化时代的归来

发表时间:2019-06-19

  本书精选自徐皓峰近年来的影评文章,从颇受瞩目的大制作《卧虎藏龙》、《赤壁》、《十面埋伏》,到独具风格的《放·逐》、《春夏秋冬又一春》,作者由自己的美学体系、文化观念恣意放笔,文风犀利,观点独到,态度直率,尽显其趣味所在,与他的电影、小说创作浑然一体,自诩为“认输的影评”。

  徐皓峰,导演,作家。曾出版纪实文学《逝去的武林》,长篇小说《道士下山》、《大日坛城》等,王家卫电影《一代宗师》的编剧和武术顾问之一。2011年自编自导并亲自担任武术指导的影片《倭寇的踪迹》入围威尼斯电影节、多伦多电影节、釜山电影节、台湾金马奖。

  论金庸,人都会说雅俗,只是真的能在金大师藏在只言片语中的传统文化挖掘开来,掉着书袋和读者聊着天,让人只觉美味不觉涩感的,实在太少。

  徐皓峰在传统文化上的造诣,无论他自认为如何,在我这样痴气很重的人看来,真是天降大雨,地长芬芳。

  读着他精细的解说,好像隐隐知道了“人参果”和“蟠桃”是什么味儿了,傻乎乎地看,愣愣地想,知道这里面有更深的人生境况,奈何他只说这么多,让我想向知己谈论一些都词不达意,只好说“过瘾过瘾,美妙美妙”。

  他说《射雕英雄传》中的“中神通、东邪西毒、南帝北丐”来源于佛家、道家与中医学说。我想不仅初闻者心中大动,那些本就具备深厚学养的人也会非常欣慰。

  再如他分析“独孤九剑”,提到了剑谱内容引自民国的《武当剑谱》,让人明了“金派武功”并非空中楼阁,迷人自有耐玩之处。

  徐皓峰说,“《投名状》是一部认输的电影,我写的也是认输的影评”,举的例子是一个我深爱的日本盲剑客“座头市”。一系列的《座头市》虽然也是“弱者战胜强者”的套路,但最终座头市只是“赢了个人,输了生活”。“几乎每部结局,座头市都以失败者形象远走,即便他杀了对手。”

  现实中无论弱者还是强者,只能在电影屏幕上做一场“小人物的春梦”,有几个人能说自己赢了个人也赢了生活?所以大家眼中的电影,特别是武侠片、功夫片,必须是狗血、热血、洒血的商业片,因为那才够发泄,够意淫。

  谁会细想李小龙的荧幕功夫之所以魅力无限,是因为他在用电影表达中国武术内涵?谁想关心东方不败在原著中是“以快取胜”而非荧幕上一挥针就出“迫击炮”的功夫效果呢?反倒是在《卧虎藏龙》中,多数观众既不喜欢李慕白的人文气,也欣赏不了他教训玉娇龙时西洋击剑一样的剑法。我记得当初学校包场看这部影片时,周润发说出“当我静坐时感到一片死寂境界,没有光……”我们都在贱笑,就像后来他摸着杨紫琼的脸说“我已经浪费了这一生!我要用这口气对你说——我一直深爱着你”那样发笑。

  如今看徐皓峰分析“不劈砍的剑法才是真剑法”、“剑的功用便是一刺”,才了解导演李安和动作设计袁和平在《卧虎藏龙》中藏下了多深的幕后功力。徐皓峰提到了武当派高手写的《七星剑》,如果李安和袁和平读到徐皓峰的此段文章,该会多么不淡定啊!他又从道家“丹法”的学说分析出李慕白对玉娇龙只是想“占有肉体以达修炼”,以至于玉娇龙最后才看透江湖人心从武当山一跃而下,我不觉得这是吊诡的邪说。联想李安的所有作品,没有一部不是表面平淡内核汹涌的,我们在影院看到的《色·戒》删去了令那么多男人痛苦的床戏,还能阴冷观众的心,足以说明李安对待电影的态度和徐皓峰殊途同归。

  任何一个从小就本能地喜欢“动刀动枪”,疯狂地迷恋功夫片、武侠片、武打明星,成年后仍旧痴心不改,对武术、武侠文化心向往之并有所收获的人,都不愿意看到“票房过亿,没有记忆”的商业片宿命侵入“武侠片”的领域。

  武侠文化不是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,不能如王朔所言成为“舞枪弄棒以掩饰自卑”的行为,ji47吉利平码论坛,它不该被观众用几十块钱就打发了还嘲笑“脑残、无聊”的电影。武侠文化和儒释道文化一样,充满了浩然正气、慈悲恬淡,徐皓峰说“武术的套路,现场报码!属于体悟的范围,与人前卖艺不同”,它和民族的精神息息相关。

  中国导演对于武侠片的态度,在徐皓峰看来是有天壤之别的。胡金铨、张彻这样的大导演,满腹诗书,为国为民,所以不允许武者与侠客没有分别。为什么《卧虎藏龙》中李慕白的出场是从水边牵马走过,徐皓峰知道这是“胡金铨的标志,这是文人的出场而不是大侠的出场”。在徐皓峰另一本大作《逝去的武林》中,形意拳大师李仲轩回忆他的农民师傅唐维禄,行为举止文雅大方,当初阅读至此我除了遗憾还有激愤。回想我看过的武侠片,除了李连杰版的黄飞鸿和甄子丹版的叶问,基本上没有一位宗师有例如李老所述的那种“因为武术体悟而达大雅境界”的。为什么不这样拍宗师呢?为什么不好好花功夫做幕后功课,拍出一部真诚、有敬意、有内涵的武侠片以改变、杜绝“武侠片就是商业爆米花”的现况呢?

  徐皓峰对武侠电影有这样独到、专业的见解,是因为他本身也是武术爱好者,他尊敬武术,接触也进入过“武术体悟”的世界。因为“叶问系列”电影,我也找过视频,跟着叶问之子叶准先生练过“咏春拳”第一套路“小念头”。因为没有师傅教,也因为懒惰,简单的小念头我只学会了动作,深知其中的奥妙无穷。练拳时需要的内心平静,是非常非常非常难的事,尤其对当代年轻人。“小念头”的动作看起来很慢很好笑,但做起来又累又平淡。搏击的目的是将对手击倒,但中国武学需要练习者先“打倒自己”。

  “打倒自己”是一件伟大而有意义的事,也是中国文化横亘至今的不二法门。武学的表象和动物属性息息相关,是显示强大以换取地位、利益的手段,所以普通人都会有兴趣,谁不想成为一个战无不胜的高手呢。这是武侠片最有利的因素,它在中国具备深入人心的票房号召力。但如今的观众不再是一味浮躁的青春期观众了,“奥特曼打小怪兽”是游戏,不是武侠。如果一个导演像徐皓峰这样眷恋、精通武侠文化,又能将强大的资源结合扎实的功底制作成内容精深的武侠电影,提供给广袤饥渴的市场,会换来怎样的效应呢?

  徐皓峰是王家卫导演的《一代宗师》的编剧之一,为这部影片花了8年时间的王家卫,在坊间早已被戏谑得体无完肤。但看过《一代宗师》“重访宗师之路”的纪录片,再想到徐皓峰的加入,我感动得不行。再冷僻的道路,一定有修行的人在走。他们在这条路上的收获,其实原本大可不对我等外人说,那是修行者的财富,他们完全可以只求自我解脱。然而武学宗师总会花大精力觅良才传绝学,谁说武者不详?在武艺的最高境界,自有慈悲的感悟。

  因为学问研究的冷僻,今天的徐皓峰没有王家卫那么大的号召力,但每个读过《逝去的武林》、《道士下山》、《大日坛城》以及《刀与星辰》的好武之人、释道信众,一定都有难掩的激动和感恩。

  这种快感需求延续到李小龙师父叶问身上,看过了,会有个疑问,我们为什么总要在电影里打洋人?我们到底打过了谁?历史上的叶问没打过日本人和白种人,甚至一辈子没有查之有据的比武记录。这样一个人成为民族英雄,说明我们太缺乏民族英雄。

  武侠片历史上的大多数影片的性质和现今大片一样,不是叙事电影,是晚会。晚会没有价值观,只有口号,“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”和“给您拜年了”性质一样。一个故事的核心是辨析价值观,一个晚会的核心是凑场面和凑名角。

  现在的晚会舞蹈的观念很低,除了耍弄性感,完全丧失舞蹈表达情绪和敬神的意义……春节联欢晚会开场的各族舞蹈,就是各族人都在跳迪斯科,既没有民族也没有舞蹈。

  法曼陀罗是动作仪式,你做一件事,你的动作形态是最重要的。孔子的礼仪也是一种法曼陀罗,行礼不是场面活儿,关键是自己有敬意,尊重别人是为了自尊。


亚洲电视本港台j2|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香港挂牌之全篇| www.00977.com| 香港挂牌之全篇最完整篇| 进入水果奶奶主论坛| 现场报码手机开码| 488504.com| www.770033.com| 天机一肖| www.39351.com| 香港黄大仙论坛48123|